芬兰游戏幕后功臣是诺基亚 打入中国还得靠网易
分类:创业 热度:

(原标题:透过China Joy看芬兰游戏的涅槃)

钱童心

[“当大浪涌起时,潮水将托起所有的船只。”这句话已经被芬兰游戏行业奉为经典。合作和资源共享始终是芬兰人立于世界游戏巅峰的秘诀]

2016年ChinaJoy上周在上海火热举办。趁着PokemonGo的爆红,一大波手游也在此次展会上崭露头角。来自芬兰游戏行业的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愤怒的小鸟也有望推出AR手游版本。

2014年,芬兰游戏行业营收超过10亿欧元,同比增长超过10%,整个产业价值接近30亿欧元。目前整个欧洲游戏行业的从业人员约21000人,而芬兰从事游戏行业的人数只有区区3000人,“精兵作战”和年轻化是芬兰游戏行业的显著特点。游戏开发工作室的平均规模仅为4人。以Supercell所开发的最为著名的《部落冲突》为例,开发团队不过8人,Supercell的整体规模至今只有190人。

幕后功臣“诺基亚”

你一定还记得在没有iPhone之前,那款让你印象最深刻的手机游戏——诺基亚的“贪食蛇”。从1997年在6110手机上开发第一款手游“贪食蛇”开始,诺基亚就奠定了芬兰手游行业的基础。2005年,“贪食蛇”被预装到3.5亿部手机中,简单又具有吸引力的“贪食蛇”很快成为一款现象级的手游。

此后,财大气粗的诺基亚还通过“外包”业务养活并壮大了一大批小型的手游公司,其中就包括发明“愤怒的小鸟”的Rovio公司,也为芬兰手游在全球的崛起埋下最初的“火种”。

后来尽管诺基亚在移动市场的竞争中衰败了,但公司还是慷慨解囊,成立了2.5万欧元的启动资金,来扶持诺基亚的前员工。这笔资金结果意想不到地触发了一大批诺基亚技术人员的创业潮,手游是其中一股最为强大的力量。而且诺基亚在被微软收购以后,给赫尔辛基原本求贤若渴的手机游戏公司带来了巨大的人才机遇。于是,包括管理、市场和技术方面的人才不断花落赫尔辛基的手机游戏公司。

对于芬兰而言,诺基亚带来了大量信息产业方面的投资和人才,这些都是日后游戏产业崛起的关键。

刚刚被腾讯以86亿美元收购的芬兰手游公司Supercell的创始人、CEOIlkkaPaananen表示:“微软的收购对芬兰科技界来说是一件好事,这能让我们忘掉诺基亚过去的辉煌,从而让我开始创建新的能为我们国家带来增长和财富的公司。”

冬天的黑夜格外漫长的芬兰人,对于室内娱乐活动的需求很大,这在客观环境上促进了手游行业的发展。事实上,早在家用电脑在芬兰流行之时,芬兰的年轻人就开始自行研发游戏。后来电脑游戏兴盛,无论在CS、WAR3,还是魔兽世界,顶尖的一批团队或个人里面,总能看见芬兰人的身影。

游戏行业无秘密

“芬兰这个国家很小,没有人会想着在国内竞争,大家都想着怎么样携手走出去,开发属于芬兰的全球性的产品。任何一家公司成功了,作为芬兰人,都会觉得很骄傲。”Reforged工作室创始人TeemuVilen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独家专访时表示。

对于Vilen来说,正是芬兰游戏行业开放的文化造就了这个国家如此高的游戏研发水准。

“这里有高度的信任,合作是非常重要的,你不会去破坏这种信任。”Vilen对记者表示,“我们每个月都会定期举行一个多达500人的聚会,大家谈论行业里的事情,共享一些数据和资源,这些都是基于信任,大家都毫无保留的。”

之所以选择和网易合作,正是基于芬兰企业瞄准全球市场的目标定位。Vilen说:“虽然我们玩了三十几年的游戏,对全球游戏市场也有深刻的了解,但是中国市场有它的独特性,因此我们需要很强的中国合作方,让我们的游戏走向世界。”

他还向《第一财经日报》独家透露,正在研发一款未来会带给中国玩家的游戏。“我们未来会开发一款非常激烈的对抗游戏,适合多人竞技参与,具有很强的社交属性和技巧性,也能让玩家进行实时的一对一的对抗,具有很强的体育竞技的元素。”Vilen的神情上写着对这款游戏的前景充满信心。

“我上半年到北京、广州的一些工作室考察,我问他们有多少人,他们告诉我有400人、1000人,在芬兰这真的是无法想象的。”Vilen介绍称,“在芬兰,精兵作战是游戏工作室的特点,每个人都拥有很资深的经历,他们不会浪费时间在过度管理或者官僚主义上,而是一心一意扑在项目上。我更喜欢这种工作方式。”

正像IlkkaPaananen所言:“当大浪涌起时,潮水将托起所有的船只。”这句话已经被芬兰游戏行业奉为经典。无论是最初的诺基亚,还是现在的Supercell,合作和资源共享始终是芬兰人立于世界游戏巅峰的秘诀。

谁是下一个Supercell

2013年底,Rovio最受欢迎的游戏“愤怒的小鸟”总下载量突破了20亿次,公司3年内业务规模扩大100倍;2014年2月,Supercell发布财报宣布,《部落战争》(ClashofClans)及《卡通农场》(HayDay)的成功帮助公司获得超过1亿美元的净收入,成为全球最卖座的手游。芬兰的游戏IP正在创造历史性的价值。

像Reforged这样的芬兰工作室还有很多,它们未必都想成为下一个Supercell,但是它们希望借中国资本的势力打开全球市场的大门。已经在中国有运营的芬兰游戏公司唯我乐园(MyGamez)就联合另一家还未进入中国市场的芬兰的游戏开发公司Dodreams在本次ChinaJoy上推出一款多人竞技的移动游戏《向前冲》(DriveAhead)。Dodreams创始人ErikPontiskoski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我们来中国寻求与本土资本合作,因为芬兰很小,所以大家都向外看,要知道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游戏市场。”

MyGamez联合创始人、CEOMikaelLeinonen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芬兰人对产品的要求很高,无论是设计还是技术层面,这也是我们希望把更多芬兰的游戏引入中国的原因。”

今年的ChinaJoy期间,芬兰游戏行业协会率领芬兰史上最大游戏代表团首次探营ChinaJoy,其中就包括IlkkaPaananen。

芬兰游戏行业总监KooPeeHiltunen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芬兰公司的挑战在于:两地商业模式的差异太大,竞争更加激烈。此外,包括支付、监管等方面的政策都面临巨大障碍,因此最有效的进入中国的方式是寻求正确的当地合作伙伴。”

芬兰游戏分析机构Gamerefinery创始人、CEOMarkusRamark表示:“IP的力量越来越大,游戏发行商和开发者已经进入到另一个战场。”

上一篇:滴滴和优步为何合并?对你有何影响?该如何看待?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