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与未来!Facebook与Oculus不得不说的故事
分类:智能 热度:

过去与未来!Facebook与Oculus不得不说的故事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文 | 海中天

  Facebook的办公大楼给人一种未完成的感觉,因为还能看到胶合板、水泥和钢铁,支撑墙壁的钢梁上居然还有建筑工人留下的粉笔痕迹。尽管如此,Facebook运营的业务却获得了高额的利润,庞大的业务使得胶合板、水泥看起来很有吸引力。

  Facebook新闻发言人声称公司总部是世界最大的单一房间,可能真的是这样。办公空间并不是方形的,看起来并不大,因为它是一个狭窄的长方形。我们前去拜会扎克伯格,办公区是开放的,穿过办公区如同穿越宜家的店铺,划定的路线引导我们前行。许多时候,我们都能看到一张地图,上面写着:“你目前的位置在这里。”相当实用。突然,我们来到了正中央,看见扎克伯格站在桌子旁边向同事讲话。Facebook COO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正在给什么东西打包,然后沿着标志线路走开了。

  如果你将扎克伯格喷绘成白色,让他的目光注视远方,看起来肯定和罗马卡匹多利尼博物馆(Capitoline Museum) 的提比略半身像差不多。扎克伯格将女儿取名为“Maxima”,就是按照罗马人的习惯取的,在一次反击Google+的全员会议上,他曾经高呼:“Carthago delenda est。”这句话是罗马思想家Cato the Elder(老加图)说的,当年他呼吁罗马毁灭迦太基,因为迦太基对罗马构成了威胁。扎克伯格没有穿上宽外袍,正如任何的标志性人物一样,他也有自己的独特形象:灰色T恤、牛仔裤、运动鞋。

  

过去与未来!Facebook与Oculus不得不说的故事

  扎克伯格与Oculus

  很快,扎克伯格就加入了对话,今天我们谈论的主题是未来,尤其是Oculus。2014年扎克伯格收购了Oculus,它是一家VR设备、软件开发商。

  谈话在一个鱼缸式的房间进行,房间位于大办公区的中央位置。房间里面有一张L形沙发,跟本世纪中叶的现代沙发差不多,还有一张咖啡桌,两块大型黑色平面屏幕。扎克伯格用淡绿色的眼睛盯着采访者,像安全摄像头一样。你无法回避他,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扎克伯格表示,几十年来,他一直在思考如何呈现现实,用这样或者那样的方式呈现。他说:“从孩提时开始,我就梦想着这样的技术能够实现。我还记得中学上数学课时的情景,那时我拿着笔记本写代码,当时中学还没有计算机。我只好拿回家,写下来。我当时勾勒了一个未来,最终操作系统和体验都会变成3D形式,基本上就是VR。”现在扎克伯格已经32岁,上中学还是1995年的事,就在上中学的前几年,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撰写了小说《雪崩(Snow Crash)》,他在小说中谈到了“虚拟实境“的概念,虚拟实境是一门计算机替代现实技术。

  20年之后,扎克伯格向Oculus创始人开出了20亿美元的收购价,将他招入了Facebook。真的很难拒绝,首先,20亿美元可是一大堆的钱,还有,Oculus可以获得扎克伯格的长期支持,扎克伯格用特殊股票控制了Facebook。当然,Facebook还有其它股东,但是这些股东在现金流方面没有同等的权力,到2016年一季度时,Facebook拥有现金流180亿美元。

  在拉丁文中,Oculus的意思是“眼睛”,Oculus Rift今年早些时候已经开始销售,定价599美元,它是一款不可思议的设备。将头盔戴在头上,就可以提供360度视频和声音,它可能会为游戏带来新的可能性,扎克伯格称Oculus Rift是VR的“诱导性毒品”。扎克伯格还希望用户可以用VR看体育比赛、制作电影、参加对话,做一些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尽管如此,VR还是碰到了障碍,比如分辨率、动作追踪、身体对对象的反应等问题。问题很多,它需要我们对人类感官机制有更深的理解。

  有没有考虑为VR建立一个NASA式的研究园?扎克伯格并没有排斥这一想法。他说:“VR还处在早期,是一项长远的事业。VR是下一代大型计算平台的种子选手,长期投资、大笔投入是值得的。”

  连接世界,这是扎克伯格最喜欢讲的话。有了VR,世界可以更好地联系。“我们已经将16.5亿人联系起来。”扎克伯格称,“如果要让70亿人连接起来,必须在保真度上取得大突破,让人们可以更好分享、消费内容,在长期技术方面我们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因为我们不知道技术什么时候能够腾飞……要预测世界在20年之内会变成怎样并不难,难就难在搞清实现目标的方式。”

  

过去与未来!Facebook与Oculus不得不说的故事

  从文本图片到视频再到VR

  10年前,上网的人主要用文本沟通。“随后我们有了更好的摄像头,将摄像头安装在手机上,沟通更丰富了。”扎克伯格说,“现在我们又处在了转折点,我们管它叫‘在线视频的黄金时代’,沟通更加丰富了。图片比文本丰富,视频又比图片丰富。到终点了吗?没有,这是一个无限延续的过程,捕捉人的自然体验和想法就是最终目标,我们离目标越来越近,最终,我们要即时捕捉这些信息,让用户可以随心所欲和任何人分享。”

  视频的普及让人兴奋,有时甚至让人震惊,VR的前进路线不同,它的演化方式是我们目前还无法理解的。例如,用Facbook Live直播暴乱,用完全沉浸的格式直播。谈到未来,甚至连扎克伯格也无法清楚描述。有些问题甚至连名称都没有,还有一些问题过于深刻,比如与大脑连接的问题(也就是心灵感应),扎克伯格不愿意讨论这些问题。“有些东西太深入了,我们可能还没有很好地理解它,比如我们到底是怎样体验世界的。”扎克伯格说,“我觉得首先有一个外部世界,然后在捕捉外部世界时会有不同的保真度。还有人类体验,我们很难用词汇来完整地描述它,甚至无法用科学很好地理解它。”

  除了要“破解”人的心灵,Oculus还给扎克伯格带来一个机会:真正创造一个对象,而不是无形的海量代码。编写代码是可以做到的,但是未来人们谈论的将是物理对象。进入硬件业务的理由并不浪漫,Facebook想统治VR,正如苹果谷歌统治移动时代一样。也就是说Faebook必须控制技术,从软件到硬件全盘控制。

  大规模制造产品是残酷野蛮的,和编写代码不一样。要将10亿台甚至更多的设备送到用户手中无疑是一项庞大的事业。苹果做到了,但整个工作并不是11万苹果员工完成的,还有无数人,比如富士康的员工。三星有自己的工厂,它雇用了将近50万人。Facebook现在只有1.3万人。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Oculus部门只有大约400名员工。自此之后,Facebook再没有公布数据,为什么?原因不明。可能它想秘密打造一个更庞大的部门,虽然扎克伯格是Facebook的独裁者,如果冒然进入硬件业务,股东可能会抗议。Oculus CTO约翰·卡马克(John Carmack)表示,他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什么。卡马克称:“我曾经运营一家航空企业长达10年,我深刻理解物理产品是很难做的。”

  走进Oculus办公区

上一篇:江南春砸下3亿投资的这家公司 打算这样玩VR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